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物的自述

为梦想而奋斗,没有梦想就没有希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间词话第一部分-上(注解版)  

2014-11-20 11:17:39|  分类: 学习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人间词话

王国维

 

第一部分--上

[一]词以境界为最上。有境界,则自成高格,自有名句。五代、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。

[二]有造境,有写境,此“理想”与“写实”二派之所由分。然二者颇难分别,因大诗人所造之境必合乎自然,所写之境亦必邻于理想故也。

[三]有有我之境,有无我之境。“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”,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,有我之境也。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,“寒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”,无我之境也。有我之境,以我观物,故物皆著我之色彩。无我之境,以物观物,故不知何者为我,何者为物。古人为词,写有我之境者为多。然未始不能写无我之境,此在豪杰之士能自树立耳。

注释

①冯延巳鹊踏枝》:庭院深深深几许?杨柳堆烟,帘幕无重数。玉勒雕鞍游冶处,楼高不见章台路。雨横风狂三月暮,门掩黄昏,无计留春住。泪眼问花花不语,乱红飞过秋千去。

②秦观踏沙行》:雾失楼台,月迷津度,桃源望断无寻处。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[其鸣叫似言“不如归去”,易引思乡之情]声里斜阳暮。驿寄梅花[陆凯《赠范晔诗》:折梅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江南无所有,聊寄一枝春],鱼传尺素[蔡邕《饮马长城窟行》:客从远方来,遗我双鲤鱼。呼儿烹鲤鱼,中有尺素书],砌成此恨无重数。郴[chēn]江幸自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[潇水和湘水是湖南境内的两条河流,合流后称湘江,又称潇湘][郴江都不耐寂寞,何况人呢]

③陶潜饮酒诗第五首结庐在人境,而无车马喧。问君何能尔,心远地自偏。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。山气日夕佳,飞鸟相与还。此中有真意,欲辨已忘言。

④元好问颖亭留别》:故人重分携,临流驻归驾。乾坤展清眺,万景若相借。北风三日雪,太素秉元化。九山郁峥嵘,了不受陵跨。寒波澹澹起,白鸟悠悠下。怀归人自急,物态本闲暇。壶觞负吟啸,尘土足悲咤。回首亭中人,平林淡如画。

[四]无我之境,人惟于静中得之。有我之境,于由动之静时得之。故一优美,一宏壮也。

[五]自然中之物,互相关系,互相限制。然其写之于文学及美术中也,必遗其关系限制之处。故写实家亦理想家也。又虽如何虚构之境,其材料必求之于自然,而其构造亦必从自然之法律。故理想家亦写实家也。

[六]境非独谓景物也,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。故能写真景物真感情者,谓之有境界。否则谓之无境界。

[七]“红杏枝头春意闹”,着一“闹”字而境界全出;“云破月来花弄影”,着一“弄”字而境界全出矣。

注释

①宋祁玉楼春(春景)东城渐觉风光好,毂[,车轮中心,可插轴部分,借指车轮或车]皱波纹迎客楫[,划船用具]。绿扬烟外晓寒轻,红杏枝头春意闹。浮生长恨欢娱少,肯爱千金轻一笑。为君持酒劝斜阳,且向花间留晚照。

②张先天仙子》(时为嘉禾小倅[cuì,副官],以病眠,不赴府会):水调数声持酒听,午醉醒来愁未醒。送春春去几时回?临晚镜,伤流景,往事后期空记省。沙上并禽池上暝,云破月来花弄影。重重帘幕密遮灯,风不定,人初静,明日落红应满径。

[八]境界有大小,不以是而分优劣。“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”,何遽[,急、仓猝]不若“落日照大旗,马鸣风萧萧”?“宝帘闲挂小银钩”,何遽不若“雾失楼台,月迷津渡”也。

注释

①杜甫水槛遣心二首之一去郭[远离城郭][长廊][yíng,厅堂前部的柱子]敞,无村眺望赊[长、远]。澄江[澄清的江水]平少岸,幽树晚多花。细雨鱼儿出,微风燕子斜。城中十万户,此地两三家。

②杜甫后出塞五首之一朝进东门营,暮上河阳桥。落日照大旗,马鸣风萧萧。平沙列万幕,部伍各见招。中天悬明月,令严夜寂寥。悲笳数声动,壮士惨[生凄惨之感]不骄。借问大将谁,恐是霍嫖姚[霍去病]

③秦观浣溪沙》:漠漠轻寒上小楼,晓阴无赖似穷秋,淡烟流水画屏幽。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,宝帘闲挂小银钩。

④秦观《踏沙行》:雾失楼台,月迷津度,桃源望断无寻处。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驿寄梅花[喻思念远方友人之情。出处为陆凯《赠范晔》诗:折梅逢驿使,寄与陇头人。江南无所有,卿寄一枝春],鱼传尺素[指传递书信。出处为《饮马长城窟行》:客从远方来,遗我双鲤鱼。呼儿烹鲤鱼,中有尺素书],砌成此恨无重数。郴[chēn]江幸自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!

[九]严沧浪《诗话》谓“盛唐诸公唯在兴趣,羚羊挂角,无迹可求。故其妙处,透澈玲珑,不可凑拍,如空中之音,相中之色,水中之影,镜中之象,言有尽而意无穷。”余谓北宋以前之词亦复如是。然沧浪所谓“兴趣”,阮亭所谓“神韵”,犹不过道其面目,不若鄙人拈[niān]出“境界”二字为探其本也。

[十]太白纯以气象胜。“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”,寥寥八字,遂关千古登临之口。后世唯范文正之《渔家傲》、夏英公之《喜迁莺》,差足继武,然气象已不逮矣。

注释

①李白忆秦娥》:箫声咽[yè,呜咽,形容曲调低沉悲凉,如泣如诉],秦娥梦断秦楼月[秦家楼上挂一弦明月]。秦楼月,年年柳色,灞陵[汉文帝陵墓所在地,当地有一桥,为通往华北、东北和东南各地必经处,汉人送客至此桥,折柳送别]伤别。乐游原[长安东南郊,汉宣帝乐游苑故址,地势高,可俯长安,为唐游览处]上清秋节,咸阳古道音尘绝。音尘绝,西风残照,汉家陵阙。

②范仲淹渔家傲(秋思)塞下秋来风景异,衡阳雁去无留意。四面边声连角起。千嶂里,长烟落日孤城闭。浊酒一杯家万里,燕然未勒归无计。羌管悠悠霜满地。人不寐,将军白发征夫泪。

③夏竦喜迁莺令》:霞散绮,月垂钩。帘卷未央楼。夜凉银汉截天流,宫阙锁清秋。瑶台树,金茎露。凤髓香盘烟雾[此三句写人间难寻之物,指皇家用物]。三千珠翠[代指宫女及妃嫔]拥宸游[帝王巡幸天下称宸游],水殿[帝王所乘豪华游船]按凉州。

[十一]张皋文谓飞卿[温庭筠]之词“深美闳约”,余谓此四字唯冯正中[冯延巳]足以当之。刘融斋谓“飞卿精艳绝人”,差近之耳。

注释

①张惠言《词选序》唐之词人,温庭筠[yún]最高,其言深美闳约。

②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《词曲概》温飞卿词精妙绝人,然类不出乎绮怨。

[十二]“画屏金鹧[zhè]”,飞卿[温庭筠]语也,其词品似之。“弦上黄莺语”,端己[韦庄]语也,其词品亦似之。正中[冯延巳]词品,若欲于其词句中求之,则“和泪试严妆”,殆近之欤。

注释

①温庭筠[yún]更漏子》:柳丝长,春雨细。花外漏声[指报更报点之声][tiáo][遥远]。惊塞雁[北雁,春来北飞],起城乌。画屏金鹧鸪。香雾薄,透帘幕。惆怅谢家[谢氏为南朝望族,多池阁之胜,后共指豪华宅院]池阁[此四字泛指思妇居处]。红烛背[背向红烛],绣帘垂。梦长君不知。

②韦庄菩萨蛮》:红楼[红楼泛指华美楼房,引指官贵女子的闺阁,青楼常引指妓女住所]别夜[离别之夜]堪惆怅,香灯半卷流苏帐[饰有流苏的帷帐]。残月出门时,美人和泪辞。琵琶金翠羽[黄金和翠玉制成的饰物],弦上黄莺语。劝我早归家,绿窗人似花。

③冯延巳菩萨蛮》:娇鬟堆枕钗横凤,溶溶春水杨花梦。红烛泪阑干,翠屏烟浪寒。锦壶[即漏壶、漏刻,古用滴水计时的仪器。漏壶中插一标竿,称为箭,水流出或流入壶中时,箭下沉或上升,借以指示时刻]催画箭[指漏箭,是漏壶的部件,箭上刻时辰度数,随水浮沉以计时],玉佩天涯远。和泪试严妆,落梅飞晓霜。

[十三]南唐中主词“菡[hàn][dàn][未开的荷花]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”,大有众芳芜[污,同流合污]秽,美人迟暮之感。乃古今独赏其“细雨梦回鸡塞远,小楼吹彻玉生寒”,故知解人正不易得。

注释

①李璟浣溪沙》:菡萏香销翠叶残,西风愁起绿波间。还与韶光[美好时光,引指春光]共憔悴,不堪看。细雨梦回鸡塞[鸡禄山,今陕西省横山县西,泛指边塞]远,小楼吹彻[吹弹到最后一曲]玉笙寒[玉笙以铜质簧片发声,遇冷则音声不畅,需加热,谓暖笙]。多少泪珠何限恨,倚阑干。

[十四]温飞卿[温庭筠]之词,句秀也;韦端己[韦庄]之词,骨秀也;李重光[李煜]之词,神秀也。

[十五]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,感慨遂深,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。周介存[周济]置诸温、韦之下,可谓颠倒黑白矣。“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”,“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”,《金荃》、《浣花》能有此气象耶!

注释

①周济《介存斋论词杂著》毛嫱[qiáng,古宫廷女官],西施,天下美妇人也。严妆佳,淡妆亦佳,粗服乱头,不掩国色。飞卿,严妆也。端己,淡妆也。后主则粗服乱头矣。

②后主相见欢》:林花谢了春红,太匆匆,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。胭脂泪[引自“林花著雨胭脂湿”],留人醉,几时重?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!

③后主浪淘沙》: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[将尽、将衰]。罗衾[qīn]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独自莫[不要]凭栏,无限江山,别时容易见时难。流水落花春去也,天上人间。

[十六]词人者,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。故生于深宫之中,长于妇人之手,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,亦即为词人所长处。

[十七]客观之诗人不可不多阅世,阅世愈深则材料愈丰富、愈变化,《水浒传》、《红楼梦》之作者是也。主观之诗人不必多阅世,阅世愈浅则性情愈真,李后主是也。

[十八]尼采谓:“一切文学[我]爱以血书者[倾尽心血完成的作品]。后主之词,真所谓以血书者也。宋道君皇帝《燕山亭》词亦略似之。然道君不过自道身世之戚,后主则俨有释迦、基督担荷人类罪恶之意,其大小固不同矣。

注释

①宋徽宗燕山亭(北行见杏花)裁翦[剪]冰绡[薄而洁白的丝绸],轻叠数重,淡著燕脂匀注。新样靓妆,艳溢香融,羞杀蕊珠[道教仙宫]宫女。易得凋零,更多少无情风雨。愁苦。闲院落凄凉,几番春暮。凭寄离恨重重,这双燕何曾,会人言语。天遥地远,万水千山,知他故宫何处?怎不思量?除梦里有时曾去。无据。和梦也、新来不做。

[十九]冯正中[冯延巳]词虽不失五代风格,而堂庑[,堂下走廊、廊屋]特大,开北宋一代风气。与中、后二主词皆在《花间》范围之外,宜《花间集》中不登其只字也

注释

①龙沐勋《唐宋名家词选》案《花间集》多西蜀词人,不采二主及正中词,当由道里隔绝,又年岁不相及有以致然。非因流派不同,遂尔遗置也。王说非是。

[二十]正中[冯延巳]词除《鹊踏枝》、《菩萨蛮》十数阕最煊赫外,如《醉花间》之“高树鹊衔巢,斜月明寒草”,余谓韦苏州[韦应物]之“流萤渡高阁”,孟襄阳[孟浩然]之“疏雨滴梧桐”不能过也。

注释

①冯延巳醉花间》:晴雪小园春未到。池边梅自早。高树鹊衔巢,斜月明寒草[月映碧草]。山川风景好。自古金陵道。少年看却老[华年易逝]。相逢莫厌醉金杯,别离多,欢会少。

②韦应物寺居独夜寄崔主簿》:幽人[隐士]寂无寐,木叶纷纷落。寒雨暗深更,流萤渡[穿行]高阁。坐使青灯[光线青荧的油灯][拂晓],还伤夏衣薄。宁知岁方晏[迟、晚][岁方晏指一年将尽],离居更萧索[荒凉、凄凉]

③《全唐诗》卷六孟浩然句:“微云淡河汉[天河、银河],疏雨滴梧桐。唐王士源《孟浩然集》序云浩然尝闲游秘省[秘书省,官署名],秋月新霁[,雨雪停后放晴],诸英华赋诗作会。浩然句云微云淡河汉,疏雨滴梧桐。举座嗟其清绝,咸阁笔不复为继。

[二一]欧九[欧阳修]《浣溪沙》词“绿杨楼外出秋千”,晁补之[北宋文学家]谓只一“出”字,便后人所不能道。余谓此本于正中[冯延巳]《上行杯》词“柳外秋千出画墙”,但欧语尤工耳。

注释

①欧阳修浣溪沙》:堤上游人逐画船[装饰华美的游船],拍堤春水四垂天[天幕四面垂地]。绿杨楼外出秋千。白发戴花君莫笑,六么[唐时琵琶曲名]催拍盏频传。人生何处似尊前。

②冯延巳上行杯》:落梅著雨消残粉,云重烟轻寒食近。罗幕遮香,柳外秋千出画墙。春山颠倒钗横凤,飞絮入帘春睡重。梦里佳期,只许庭花与月知。

[二二]梅圣俞[梅尧臣,北宋诗人]《苏幕遮》词“落尽梨花春事了,满地斜阳,翠色和烟老。”刘融斋[刘熙载,清文学家]谓少游[秦观]一生似专学此种。余谓冯正中[冯延巳]《玉楼春》词“芳菲次第长相续,自是情多无处足,尊前百计得春归,莫为伤春眉黛促。”永叔[欧阳修]一生似专学此种。

注释

①梅尧臣苏幕遮(草)露堤平,烟墅杳[yǎo,幽暗、看不到踪影]。乱碧萋萋[生长茂盛],雨后江天晓。独有庚郎[指庾信,庾信为南朝梁代文士,年十五,侍梁东宫讲读,后使魏被留,被迫仕于北朝。此处借指离乡宦游的才子]年最少。窣[,拂、甩动]地春袍[指踏上仕途,穿起拂地的青色章服。宋代六、七品服绿,八、九品服青。刚入仕的官员,穿青袍,此处形容宦游少年英俊风貌],嫩色宜相照。接长亭,迷远道。堪怨王孙,不记归期早。落尽梨花春又了。满地残阳,翠色和[伴随、跟着][夕照烟光]老。

②刘熙载《艺概》卷四《词曲概》引此词云此一种似为少游开先。

③冯延巳玉楼春》:雪云乍变春云簇,渐觉年华堪[能、可以]送目。北枝[南枝向暖、北枝受寒]梅蕊犯寒开,南蒲[古县名,今重庆市万州区]波纹如酒绿。芳菲次第还相续,不奈情多无处足。尊前百计[想尽或用尽一切办法]得春归,莫为伤春眉黛促。

[二三]人知和靖[林逋,北宋诗人]《点绛唇》、圣俞[梅尧臣]《苏幕遮》、永叔[欧阳修]《少年游》三阕为咏春草绝调,不知先有正中[冯延巳]“细雨湿流光”五字,皆能摄春草之魂者也。

注释

①林逋点绛唇(草)金谷[即金谷园,西晋富豪石崇在洛阳的奢华别墅。因石崇曾在此为征西将军祭酒王诩饯行,成送别、饯行的代称]年年,乱生春色谁为主。余花落处,满地和烟雨。又是离愁,一阕[首]长亭暮。王孙去。萋萋无数,南北东西路。

②梅尧臣苏幕遮(草)露堤平,烟墅杳[yǎo]乱碧萋萋,雨后江天晓。独有庚郎年最少。窣[]地春袍,嫩色宜相照。接长亭,迷远道。堪怨王孙,不记归期早。落尽梨花春又了。满地残阳,翠色和烟老。

③欧阳修少年游》:阑干十二独凭春[孤身倚遍十二栏干望春],晴碧远连云。千里万里,二月三月,行色苦愁人。谢家池上[谢灵运《登池上楼》:池塘生春草],江淹浦畔[江淹作《别赋》:春草碧色,春水渌波,送君南浦,伤如之何。...知离梦之踯躅 ,意别魂之飞扬],吟魄与离魂。那堪疏雨滴黄昏,更特地忆王孙。

④冯延巳南乡子》:细雨湿流光[如流水般逝去的光阴],芳草年年与恨长[离恨恰如春草,更行更远还生]。烟锁凤楼无限事[凤楼中无限令人怀念的情事已堕于如烟如雾逝波中],茫茫。鸾镜鸳衾两断肠。魂梦任悠扬,睡起杨花满绣床[白昼春睡,亦引指愁绪纷集]。薄幸不来门半掩,斜阳。负你残春泪几行。

[二四]《诗·蒹[jiān][jiā][芦苇]一篇最得风人[古采集民歌风俗等观民风的官员;诗人]深致。晏同叔[晏殊]之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,意颇近之。但一洒落,一悲壮耳。

注释

①《诗经·蒹葭》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。所谓伊人,在水一方[河的另一边]。溯洄[逆流而上][追求]之,道阻且长。溯游[顺流而涉]从之,宛在水中央。蒹葭凄凄,白露未晞[,晒干]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湄[水和草交接处,指岸边]。溯洄从之,道阻且跻[,升高,形容道路又陡又高]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坻[chí,水中的小洲或高地]。蒹葭采采,白露未已[干]。所谓伊人,在水之涘[,水边]溯洄从之,道阻且右[迂回曲折]。溯游从之,宛在水中沚[zhǐ,水中的小块陆地]

②晏殊蝶恋花》:[jiàn,古建筑房基上木栏]菊愁烟兰泣露。罗幕轻寒,燕子双飞去。明月不谙别离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。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欲寄彩笺[jiān]兼尺素[书信,古用一尺长素绢写信。古乐府《饮马长城窟行》:客从远方来,遗我双鲤鱼。呼儿烹鲤鱼,中有尺素书],山长水阔知何处。

[二五]“我瞻四方,蹙[][][]所骋”,诗人之忧生也。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似之。“终日驰车走,不见所问津”,诗人之忧世也。“百草千花寒食路,香车系在谁家树”似之。

注释

①《诗经·小雅·节南山》驾彼四牡[公牛,引申为雄性禽兽,此指公马],四牡项领[肥大的脖颈]。我瞻四方,蹙蹙靡[无、没有]所骋。[郑玄笺:蹙蹙,缩小之貌。我视四方土地日见侵削于夷狄,蹙蹙然虽欲驰骋无所之也。]

②晏殊蝶恋花》:[jiàn]菊愁烟兰泣露。罗幕轻寒,燕子双飞去。明月不谙别离苦,斜光到晓穿朱户。昨夜西风凋碧树。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。欲寄彩笺[jiān]兼尺素,山长水阔知何处。

③陶潜饮酒第二十首[xī]农去我久,举世少复真[真淳的社会风尚]。汲汲[心情急切的样子]鲁中叟[鲁国老人,指孔子],弥缝[左传·僖公二十六年:弥缝其阙(过错)而匡救其灾,昭旧职也]使其纯。凤鸟虽不至,礼乐暂得新。洙泗[二水名,今山东省曲阜县北,孔子曾在次授徒]绝微响[精微要妙之言],漂流[时光流逝]逮狂秦。诗书复何罪,一朝成灰尘。区区诸老翁,为事[传授经学之事]诚殷勤。如何绝世[汉代灭亡]下,六籍无一亲?终日驰车走,不见所问津。若复不快饮,空负头上巾。但恨多谬误[以上所说多有不当处,实为反语,愤激之言],君当恕罪人。

④冯延巳鹊踏枝》:几日行云[宋玉《高唐赋序》记巫山神女:“妾在巫山之阳,高丘之阻。旦为行云,暮为行雨,朝朝暮暮,阳台之下。”后世多借指行踪无定的美人,此指所思情郎]何处去,忘却归来,不道春将暮!百草千花寒食[节令名,清明节前一二日。是日禁烟火,只吃冷食]路,香车系在谁家树?泪眼倚楼频独语双燕来时,陌上相逢否?撩乱春愁如柳絮,悠悠梦里无寻处。

[二六]古今之成大事业、大学问者,必经过三种之境界。“昨夜西风凋碧树,独上高楼,望尽天涯路”,此第一境也。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”,此第二境也。“众里寻他千百度,回头蓦见,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”,此第三境也。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。然遽[]以此意解释诸词,恐晏、欧诸公所不许也。

注释

①晏殊蝶恋花见二四注。

②柳永凤栖梧》:[久立]倚危楼[高楼]风细细。望极[极目远望]春愁,黯黯[黯淡沮丧的心情]生天际。草色烟光[云霭[ǎi]雾气]残照里。无言谁会[理解]凭栏意。拟把疏狂图一醉,对酒当歌,强乐无味。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

③辛弃疾青玉案(元夕[元宵节]东风夜放花千树[花灯多如千树开花]更吹落[焰火]如雨。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,玉壶[明月,亦可解释为指灯]光转,一夜鱼龙舞。蛾儿雪柳黄金缕[古元宵节时妇女头上佩戴的各种装饰品,指盛装的妇女]笑语盈盈[声音轻盈悦耳,亦指仪态娇美的样子]暗香去。众里寻它千百度。蓦然回首,那人却在,灯火阑珊处。

[二七]永叔[欧阳修]“人间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”,“直须看尽洛城花,始与东风容易别”,于豪放之中有沉著之致,所以尤高。

注释

①欧阳修玉楼春》:尊前[即樽前,饯行的酒席前]拟把归期说,未语春容先惨咽。人生自是有情痴,此恨不关风与月。离歌且莫翻新阕[殆如白居易:古歌旧曲君休听,听取新翻杨柳枝。刘禹锡:请君莫奏前朝曲,听唱新翻杨柳枝。欧阳修:因翻旧阕之词,写以新声之调。综可知,旧曲已不堪听,离歌新阕更是不忍],一曲能教肠寸结。直须看尽洛城花,始共春风容易别。

[二八]冯梦华《宋六十一家词选·序例》谓“淮海[秦观]、小山[晏几道],古之伤心人也,其淡语皆有味,浅语皆有致。”余谓此唯淮海[秦观]足以当之。小山[晏几道]矜贵有余,但可方驾子野[张先]、方回[贺铸],末足抗衡淮海[秦观]也。

[二九]少游[秦观]词境最凄婉,至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,则变而凄厉矣。东坡赏其后二语,犹为皮相[只看表面,不透彻、不深入]

注释

①秦观踏沙行》:雾失楼台,月迷津度,桃源望断无寻处。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。驿寄梅花,鱼传尺素,砌成此恨无重数。郴江幸自郴山,为谁流下潇湘去!东坡绝爱其尾两句,自书于扇曰少游已矣,虽万人何赎。

[三十]“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”,“山峻高以蔽日兮,下幽晦以多雨。霰雪纷其无垠兮,云霏霏而承宇”,“树树皆秋色,山山尽落晖”,“可堪孤馆闭春寒,杜鹃声里斜阳暮”,气象皆相似。

注释

①《诗·郑风·风雨》风雨凄凄,鸡鸣喈[jiē]喈。既见君子,云[语助词][文言疑问词,为何、何故]不夷[平,指心中平静,如“化险为夷”]。风雨潇潇,鸡鸣胶胶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瘳[chōu ,病愈,此指愁思萦怀的心病消除]。风雨如晦[阴暗如夜],鸡鸣不已。既见君子,云胡不喜。

②《楚辞.九章.涉江》(辞长不录)。

③王绩野望》:东皋[引自陶潜《归去来兮辞》:登东皋以舒嗡,临清流而赋诗]薄暮望,徙倚[徘徊]欲何依。树树皆秋色,山山唯落晖。牧人驱犊返,猎马带禽归。相顾无相识,长歌怀采薇[用伯夷、叔齐典故,意指避世隐居]

④秦观踏莎行见三注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6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