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物的自述

为梦想而奋斗,没有梦想就没有希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良论二  

2014-09-16 12:58:34|  分类: 学习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明良论二

清代著名诗人、内阁中书  龚自珍

 

背景:1813年,河北、河南、山东爆发了天理教农民起义,给清王朝以沉重的打击。其中一支起义队伍曾经袭击皇宫,嘉庆皇帝颙琰(yóng yǎn)十分恐慌。他一面连续颁发“谕旨”,大骂官吏们“寡廉鲜耻”,把发生危机的责任推到他们身上;一面又变本加厉地推行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等一套“治民之术”,妄图维持其摇摇欲坠的统治。龚自珍面对农民阶级同地主阶级的激烈斗争,感到地主阶级已不能按照旧的一套统治下去,必须进行改革。因此,他站在地主阶级革新派的立场上,针对颙琰的“谕旨”,写了《明良论》,大声疾呼变法革新,并从君臣关系、用人政策等方面揭露封建官僚制度的腐朽,着重指出腐朽的根源在于君主极权和“不思更法”。


士皆知有耻,则国家永无耻矣;士不知耻,为国之大耻。历览近代之士,自其敷奏[fū zòu陈奏,向君上报告]之日,始进之年,而耻已存者寡矣!官益久,则气[知耻之节气]愈偷;望愈崇,则诌[zhōu:信口胡说]愈固;地[皇城]益近,则媚亦益工。至身为三公,为六卿,非不崇高也,而其于古者大臣巍然岸然师傅自处之风,匪但目未覩[:古同“睹”],耳未闻,梦寐亦未之及。臣节之盛,扫地尺矣。非由他,由于无以作朝廷之气故也。

何以作之气?曰:以教之耻为先。《礼记·中庸》篇曰:“敬大臣则不眩[xuàn:眼睛昏花看不清]。”郭隗[wěi]说燕王曰:“帝者与师处,王者与友处,伯者与臣处,亡者与役处。凭几其杖,顾盼指使,则徒隶[被判刑而当奴仆,地位最低下的人]之人至。恣睢奋击,呴[hǒu:古同“吼”][暴怒]叱咄[chì duō:训斥],则厮役[指服劳役供使唤的人,即奴仆]之人至。”贾谊谏汉文帝曰:“主上之遇大臣如遇厌马,彼将犬马自为也,如遇官徒,彼将官徒自为也。”凡兹三训,炳若日星,皆圣哲之危言,古今至诫也。

尝见明初逸史,明太祖训臣之语曰:“汝曹[你们]辄称尧、舜主,主苟[假如]非圣,何敢谀[吹捧]为圣?主已圣矣,臣愿已遂矣,当加之以吁咈[xú fú:不以为然],自居皋[皋陶,舜时掌管刑狱的大臣]、契[舜时负责教化的大臣]之义。朝见而尧舜之,夕见而尧舜之,为尧舜者,岂不亦厌于听闻乎?”又曰:“幸而朕非尧舜耳。朕为尧舜,乌有汝曹之皋、夔[kuí,尧舜时掌管音乐的大臣]、稷[,尧舜时主管农事的大臣]哉?其不为共工、驩兜[huān dōu][共工、驩兜皆为尧时的大臣,被舜流放],为尧、舜之所流放者几希!”此真英主之言也。坐而论道,谓之三公。唐、宋盛时,大臣讲官,不辍[chuò:停止]赐坐、赐茶之举,从容乎便殿之下,因得讲论古道,儒硕兴起。及其季[末,指衰世]也,朝见长跪、夕见长跪之余,无此事矣。不知此制何为而辍,而殿陛之仪,渐悬以相绝也。

农工之人、肩荷背负[体力劳动者]之子则无耻,则辱其身而已;富而无耻者,辱其家而已;士无耻,则名之曰辱国;卿大夫无耻,名之曰辱社稷。由庶人贵而[进而]为士,由士贵而为小官,为大官,则由始辱其身家,以延及于辱社稷也。厥[jué:那些]灾下达上,像似火!大臣无耻,凡百士大夫法则[效法,效仿]之,以及士庶人法则之,则是有三数辱社稷者,而令合天下之人,举辱国以辱其家,辱其身,混混沄沄而无所底。厥咎上达下,像似水!上若下胥[,全部]水火之中也,则何以国?

窃窥今政要之官,知车马、服饰、言词捷给[花言巧语]而已,外此非所知也。清暇[xiá空闲]之官,知作书法、赓[gēng]诗而已,外此非所问也。堂陛下之言,控喜怒[察观皇帝之喜怒]以为之节,蒙色笑,获燕闲之赏,则扬扬然以喜,出夸其门生、妻子[门生、妻子门前夸耀]。小不霁[脸色难看],则头抢地而出,别求夫可以受眷之法,彼其心岂真敬畏哉?问以大臣应如是乎?则其可耻之言曰:我辈只能如是而已。至其居心又可得而言,务车马、捷给者,不甚读书,曰:我早晚值公所,已贤矣,已劳矣。作书、赋诗者,稍读书,莫知大义,以为苟安其位一日,则一日荣;疾病归田里,又以科名长其子孙,志愿毕矣。且愿其子孙世世以退缩为老成,国事我家何知焉?嗟乎哉!如是而封疆万万之一有缓急,则纷纷鸠燕逝而已,伏栋下求俱压焉者鲜矣。

昨者,上谕至,引卧薪尝胆事自况比,其闻之而肃然动于中欤?抑弗敢知!其竟憺然无所动于中欤?抑更弗敢知!然尝遍览人臣之家,有缓急之举,主人忧之,至戚忧之,仆妾之不可去者忧之;至其家求寄食焉之寓公,旅进而旅豢[huàn,喂养]焉之仆从,伺主人喜怒之狎客,试召而诘[jié,追问]之,则岂有为主人分一夕之愁苦者哉?故曰:厉之以礼出乎上,报之以节出乎下。非礼无以劝节,非礼非节无以全耻。古名世才起,不易吾言矣。


中心思想人主遇大臣如遇犬马,不以礼劝节全耻。士不知有耻,为国之大耻。

在这篇《明良论二》中,龚自珍揭露了清王朝官僚统治集团的腐化无耻和昏庸无能:“政要之官”只知巴结逢迎,追求高官厚禄;“清暇之官”只相苟且偷安,但愿保职安荣。这些大官僚都是贪生怕死之徒,一旦国难临头,就会像鸠、燕一样各自飞逃。他强调指出这正是君主对待臣下如狗马、奴仆一样的必然结果。龚自珍还用历代君主敬重大臣,同臣下“坐而论道”的故事,说明有明君才有良臣,论证君待臣以礼、臣报君以节的道理。他对清朝专制统治的揭露和批判,促使人们对黑暗的封建社会产生怀疑和不满,客观上为新社会的到来在一定程度上作了思想和舆论准备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