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物的自述

为梦想而奋斗,没有梦想就没有希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明良论一  

2014-09-18 12:21:5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明良论一

 

背景:1813年,河北、河南、山东爆发了天理教农民起义,给清王朝以沉重的打击。其中一支起义队伍曾经袭击皇宫,嘉庆皇帝颙琰[yóng yǎn]十分恐慌。他一面连续颁发“谕旨”,大骂官吏们“寡廉鲜耻”,把发生危机的责任推到他们身上;一面又变本加厉地推行“孝悌忠信礼义廉耻”等一套“治民之术”,妄图维持其摇摇欲坠的统治。龚自珍面对农民阶级同地主阶级的激烈斗争,感到地主阶级已不能按照旧的一套统治下去,必须进行改革。因此,他站在地主阶级革新派的立场上,针对颙琰的“谕旨”,写了《明良论》,大声疾呼变法革新,并从君臣关系、用人政策等方面揭露封建官僚制度的腐朽,着重指出腐朽的根源在于君主极权和“不思更法”。

 

三代以上,大臣、百有司无求富之事,无耻言富之事。贫贱,天所以限农亩小人;富贵者,天所以待王公大人君子。王公大人之富也,未尝温饱之私感恩于人主,人主以大臣不富为最可嘉可法之事,尤晚季然也。

《洪范》五福,二曰富[一曰寿、二曰富、三曰康宁、四曰有好德,五曰考终命];《周礼》八枋[fāng ],一曰富[《周礼·春官·内史》:掌王之八枋之法,以诏王治,一曰爵,二曰禄,三曰废,四曰置,五曰杀,六曰生,七曰予,八曰夺]。臣之于君也,急公爱上,出自天性,不忍论施报。人主之遇其臣也,厚以礼,绳以道,亦岂以区区之禄为报?然而禹、箕[ ][箕子与微子、比干,在殷商末年齐名,并称“殷末三仁”,在孔子《论语·微子》中曰:微子去之,箕子为之奴,比干谏而死,殷有三仁焉。]、周公然者,王者为天下国家崇气象,养体统,道则然也。孟子曰:“无恒产而有恒心者,惟士为能。[原文:无恒产而有恒心者,惟士为能。若民,则无恒产,因无恒心。苟无恒心,放辟邪侈,无不为已。及陷于罪,然后从而刑之,是罔民也。焉有仁人在位,罔民而可为也!]”虽然,此士大夫所以自律则然,非君上所以律士大夫之言也。得财则勤于服役,失财则怫[:心里不平]然愠[yùn:生气],此诚厮仆之所为,不可以概我士大夫。然而卒[最终]无以[没有、不得已]大异乎此者,殆势然也。士大夫岂尽不古若哉?廉耻岂中绝于士大夫之心哉?然而古之纤人[小人,如:陈夷行曰:宗闵向以朋党乱政,陛下何爱此纤人?]俗吏[才智平庸的官吏]少于今者,诚贵有以谋之至亟矣!三代、炎汉勿远论,论唐、宋盛时,其大臣魁儒,大率豪伟而疏闳[开朗恢宏],其讲官学士,左经右史,鲜有志温饱、察鸡豚之行;其庸下者,亦复优游书画之林,文采酬酢,饮食风雅。今士大夫,无论希风[仰慕风操,如:自是正直废放,邪枉炽结,海内希风之流,遂共相摽搒,指天下名士,为之称号。]古哲,志所不属,虽下劣如矜翰墨,召觞[shāng古酒器]咏,我知其必不暇[空闲、得闲]为也。今上都[首都]通显之聚,未尝道政事谈文艺也;外吏之宴游,未尝各陈设施谈利弊也;其言曰:地之腴[]瘠若何?家具之赢不足若何?车马敝而责券[求取凭证,如:有千金责券,临死悉燔之。]至,朋然以为忧,居平以贫故,失卿大夫体,甚者流为市井之行。崇文门以西,彰义门以东,一日不再食者甚众,安知其无一命再命[泛指低级官吏]之家也?远方之士,未尝到京师,担笈数千里而至,乐瞻士大夫之气象丰采,以归语田里。今若此,殆非所以饰四方之观听也!谓外吏富乎?积逋[bū:逃亡,拖欠]者又十且八九也。夫士辞乡里,以科名通籍于朝,人情皆愿娱乐其亲,赡其室家;廪[lǐn米仓]告无粟,厩告无刍[chú草料],索屋租者且至相逐,家人噭噭然呼。当是时,犹有如贾谊所言“国忘家,公忘私”者,则非特立独行以忠诚之士不能。能以概责之六曹、三院、百有司否也?内外大小之臣,具思全躯保室家,不复有所作为,以负圣天子之知遇,抑岂无心,或者贫累之也。《鲁论》曰:“季氏富于周公。”知周公未尝不富矣。微周然,汉、唐、宋之制俸,皆数倍于近世,史表具在,可按而稽。天子富有四海,天子之下,莫崇于诸侯,内而大学士、六卿,外而总督、巡抚,皆古之莫大诸侯。虽有巨万之赀[同“资”],岂过制焉?其非俭于制,而又黩[污浊、玷污]货焉,诛之甚有词矣!今久资尚书、侍郎,或无千金之产,则下可知也。诚使内而部院大臣、百执事,外而督、抚、司、道、守、令,皆不必自顾其身与家,则虽有庸下小人,当饱食之暇,亦必以其馀智筹及国之法度、民之疾苦。泰然而无忧,则心必不能以无所寄,亦势然也。而况以素读书、素识大体之士人乎?

夫绳古贤者,动曰是真能忘其身家以图其君。由今观之,或亦其身家可忘而忘之尔。内外官吏皆忘其身家以相为谋,则君民上下之交,何事不成?何废不举?汉臣董仲舒曰“被润泽而大丰美”者,此也。朝廷不愈高厚,宇宙不愈清明哉?

 

文章主题:人主不以富贵养士,士求温饱与泰然无忧而不可得,无有忘其身家而与朝廷相与为谋者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