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小人物的自述

为梦想而奋斗,没有梦想就没有希望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商君书·算地第六-注解版  

2015-01-08 17:31:39|  分类: 学习笔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商君书·算地第六

战国  商鞅

引言算地就是计算土地,此处商鞅论述了利用土地的方法,人口与土地的关系,充分利用土地与强国的关系

凡世主[国君]之患,用兵者不量力[量力而为],治草莱[荒地]者不度地。故有地狭而民众者,民胜其地;地广而民少者,地胜其民。民胜其地,务开[开疆拓土];地胜其民者,事徕[lái,招揽人]。开,则行倍[成倍扩充兵力]。民过地[人多地少,不务农事者多,国家不足以供养更多军队],则国功寡而兵力[力量、力气]少;地过民,则山泽财物不为用。夫弃天物遂民淫[放纵、无节制]者,世主之务[事业、事务][过失]也,而上下事之。故[所以]故为国[以往诸侯国]任地[利用土地]者,山林居什一,薮[sǒu,长草的湖泽]泽居什一,谷流水居什一,都邑蹊道居什四,此先王之正律也。故为国[作为国家]分田数,小亩五百[五百亩土地赐一人],足待一役,此地不任[利用]也;方土百里[地方百里,形容地广],出战卒万人者[只能有万人兵力,形容人少],数小也。此其垦田足以食其民,都邑遂路[通达的道路]足以处其民,山林、薮[sǒu]泽、谷足以供其利,薮泽堤防足以畜。故兵出,粮给而财有余;兵休,民作而畜长足。此所谓任地[利用土地]待役[准备战役]之律也。

今世主,有地[土地][方圆]数千里,食不足以待役实仓,而兵为邻敌[与邻国打仗],臣故为世主患之。夫地大而不垦者,与无地同;民众而不用者,与无民同。故为国之数,务在垦草;用兵之道,务在壹赏。私利塞于外[把民众农耕以外的利益渠道堵住],则民务属于农;属于农,则朴;朴,则畏令。私赏禁于下[禁止士大夫私下的赏赐,把奖赏由国家执行奖赏],则民力抟[tuán,揉成球形]于敌;抟于敌,则胜。奚[何]以知其然也?夫民之情,朴则生劳而易力[出力],穷则生知而权利。易力则轻死而乐用,权利则畏罚而易苦[受苦]。易苦则地力尽[充分利用土地],乐用则兵力尽[充分征集兵员、发挥力量]。夫治国者,能尽地力而致民死者,名与利交至[名望和利益接踵而至]

民之性,饥而求食,劳而求佚,苦则索乐,辱则求荣,此民之情也。民之求利,失礼之法;求名,失性之常。奚[何]以论其然[其会这样]也?今夫盗贼,上犯君上之所禁,而下失臣民之礼,故名辱而身危,犹不止者,利也。其上世之士[以前所谓名士],衣不眗[kōu,同“眍”,深凹]肤,食不满肠,苦其志意,劳其四肢,伤其五脏,而益[增加][从容不迫]广[开拓][听闻],非性之常也,而为之者,名也。故曰:名利之所凑,则民道之。

主操名利之柄[权柄]而能致功名者,数[分配、管理]也。圣人审权以操柄,审数以使民。数者臣主之术,而国之要也。故万乘失数而不危、臣主失术而不乱者,未之有也。今世主欲辟地治民而不审数,臣欲尽其事而不立术,故国有不服之民,主有不令之臣。故圣人之为国也,入令民以属农,出令民以计战。夫农,民之所苦;而战,民之所危也。犯其所苦、行其所危者,计也。故民生[活的时候]则计利,死则虑名。名利之所出,不可不审也。利出于地,则民尽力;名出于战,则民致死。入使民尽力,则草不荒;出使民致死,则胜敌。胜故而草不荒,富强之功可坐而致也。

今则不然。世主之所以加务者,皆非国之急也。身有尧、舜之行,而功不及汤、武之略者,此执柄[国君]之罪也。臣请语其过。夫治国舍势而任说说[喜欢空谈的人],则身脩[xiū,同“修”]而功寡。故[所以][任用、重用]《诗》、《书》谈说之士,则民游而轻其君;事处士[淡泊名利之人],则民远而非其上;事勇士,则民竞而轻其禁;技艺之士用,则民剽[piāo,轻捷]而易徙[因务农苦而凭技艺逃];商贾[]之士佚[同“逸”,安逸]且利,则民缘[顺沿、攀援]而议其上。故五民加于国用,则田荒而兵弱。谈说之士,资在于口;处士,资在于意;勇士,资在于气;技艺之士,资在于手;商贾之士,资在于身。故天下一宅,而圜[huán,围绕]身资。民资重于身,而偏托势于外。挟重资,归偏家,尧、舜之所难也。故汤、武禁之,则功立而名成。圣人非能以世之所易胜其所难也,必以其所难胜其所易。故民愚,则知可以胜之;世知,则力可以胜之。臣愚,则易力而难巧;世巧,则易知而难力。故神农教耕而王天下,师其知也;汤、武致强而征诸侯,服其力也。今世巧而民淫[放纵、无节制],方[正是]效汤、武之时[时机],而行神农之事,以随世禁。故千乘惑乱,此其所加务者[施政者],过也。

民之生[生存之道],度而取长,称而取重,权而索利。明君慎观三者,则国治可立,而民能可得。国之所以求[要求(做)]民者少,而民之所以避求者多。入使民属于农,出使民壹于战,故圣人之治也,多禁以止[禁止]能,任力以穷[杜绝]诈。两者偏[侧重]用,则境内之民壹;民壹,则农;农,则朴;朴,则安居而恶出。故圣人之为国也,民资藏于地,而偏[侧重、注重]托危于外。资藏于地则朴,托危于外则惑[对其他诸侯国疑惑]。民入则朴,出则惑,故其农勉而战戢[,收敛、收藏]也。民之农勉则资重,战戢则邻危。资重则不可负而逃,邻危则不归[归赴他国]。于无资、归危外托,狂夫之所不为也。故圣人之为国也,观俗立法则治,察国事本则宜。不观时俗,不察国本,则其法立而民乱,事剧而功寡。此臣之所谓过也。

夫刑者,所以禁邪也;而赏者,所以助禁也。羞辱劳苦者,民之所恶也;显荣佚乐者,民之所务[追求]也。故其国刑不可恶[憎恶],而爵禄不足务[追求]也,此亡国之兆也。刑人复漏,则小人辟淫[放肆]而不苦刑,则徼[jiǎo,同“侥”]幸于民、上,徼于民、上以利。求显荣之门不一,则君子事势以成名。小人不避其禁,故刑烦。君子不设其令,则罚行。刑烦而罚行者,国多奸,则富者不能守其财,而贫者不能事其业,田荒而国贫。田荒,则民诈生;国贫,则上匮赏。故圣人之为治也,刑人无国位[受过刑罚者不能占据要职],戮人无官任[犯过法者不能做官]。刑人有列[受过刑罚者列据要职],则君子下其位;衣锦食肉,则小人冀[希望]其利。君子下其位则羞功,小人冀其利则伐奸。故刑戮者所以止奸也,而官爵者所以劝功也。今国立爵而民羞之,设刑而民乐之,此盖法[法律][政策]之患也。故君子操权一正[统一法度政令]以立术,立官贵爵以称之,论荣举功以任之,则是上下之称平。上下之称平,则臣得尽其力,而主得专其柄。

要点:一国之君,打仗要量力而为,垦田要心中有数,才能物尽其用,做到任地待役。让民入则勤恳务农,出则卖力打仗,关键在于杜绝私利,坚持赏罚分明。对人而言,生为利,死为名,这是自古至今的恒理。对一个国家而言,让民务农得利、从军得名,道理简单却很好理解。至于说士、处士、勇士、技艺之士、商贾,只会扰乱人民质朴的本质,看重身资,让国君管理困难。在作者的时代,正是效仿汤武执行的时机,国君如行神农之事,国必亡。既然民好财重名,那就使民回国就务农,厚资于田使之朴,出国壹于战,托危于外使之惑,并严格实行统一法制,重用实干之士,那么,国家无往不利,国君得专其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7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